作者:楼仙英  孙浩洸  张逸瑞   金杜律师事务所  知识产权部

编者按:

在这里,看懂IP交易——霞飞路的小酒馆里,IP交易专家英律师一樽煮酒,拆解各类IP交易。连载系列,带你一同诗酒趁年华,仗剑IP天涯。 

第三回: 技术包是个绝招?

 

作者:木兰、卜少爷、九月
要点:创业三年的李少白咳血研究终于开花结果,在和行业巨头就深度合作展开协商时却遇到了问题。一方面,深度合作机会难得,要想抓住机会李少白势必需要将自己的技术和对方共享,另一方面,又担心对方拿走技术资料后过河拆桥。这一场注定需要带着镣铐才能完成的舞蹈,应该如何才能跳的漂亮?
酸菜本家常,鱼儿水底藏,妙手来烹饪,酸鲜麻辣香。
话说这十三郎的业务是蒸蒸日上,业务合作在平台、品牌方、硬件、软件等各个领域全面开花。和所有发展中的企业一样,人才问题迎面而来。人才储备跟不上业务发展,有限的十三人核心团队确实无暇顾及这么多的领域。当然,“穷”确实也有“穷”的活法,比如在硬件和软件领域,只能暂时采用依靠外部合作方的基本策略,在软硬件开发的过程中,手握核心技术、把握好客户需求,同时把很多专业性要求高、短时间无法配备工作团队的具体开发、制造工作分配给合作方进行。
这种合作模式下,为了顺利推进工作,十三郎必须将一些核心技术提供给合作方。在商业秘密问题上几经周折之后,十三郎也算是久病成医,对商业秘密保护的重视时刻挂在心上,要求各部门必须有技术负责人亲自挂帅,对向合作方提供的技术资料进行严格的审核。初期,审批流程倒也算是运转正常,但是到后期项目一多,几位技术出身的“老伙伴”实在是看不过来,只能把审批权下放。
那么问题来了:审批人员根本搞不清十三郎那些海一般的技术资料哪些能给哪些不能,有时候觉得可能有问题稍微流露出点想拒绝的意思,就让业务人员直接给怼了回来:“项目黄了你负责?”这下好了,没过多久所谓的“审批”终于还是流于形式,止于走心。
雷埋下了,躲总是躲不过的。一家合作方的员工自立门户,带走了一堆技术资料,被查出来时,发现里面居然有十三郎的防伪技术的部分核心代码。十三郎的对接人获知后决定彻查,但是怎么也查不清楚这些代码是怎么去到合作方,“老伙伴”们面面相觑,惊出一身冷汗,这样的合作方少说也有20多家,这下好了,发展之路上一下子埋了至少20多颗定时炸弹。
所有人都指望着李少白带领大家化险为夷,却怎么也联系不上李少白。正遇上台风来袭,众人这心里的忐忑怕是比等待台风登陆的上海更甚一筹。
这众人寻觅的李少白此刻正在小酒馆的厨房里,忙着做一碗酸菜鱼,没错,酸菜鱼。
这李少白往日沉默,技术宅男,谁料想这酸菜鱼做的着实够味儿。创业初期,大伙儿一心研究技术,每每遇到难以突破的技术瓶颈,李少白便会买上两条草鱼,借办公室旁边大排档的锅给大家伙儿做上一碗酸菜鱼。四斤左右的草鱼,切成薄片,用酸菜打底,辅以泡椒,下熟菜油烧至六成热,放入鱼片炸成淡淡的黄色,加汤烧沸后用一个白铁皮做的脸盆盛了,撒上花椒、胡椒、辣椒、香菜等等佐料,一捧上来,异香满座。
彼时办公室旁边的大排档恰处路口,每到夜晚,红绿灯高悬在上,忽明忽暗,偶尔飘起细雨,热情的店老板便会支起大棚,蓝红相间的塑料布,挡的住四下飞舞的树叶和冷风。整块的鱼片吃完了,就着汤底,老板还会给捞上一份面。雪白的鱼片和面条杂乱的混在一起,剩下的鱼片也不太齐整,看上去没有什么卖相,但是好在酸菜的量够足,面汤也浓,加上表面上浮着的一层浅而清亮的油光,味道似乎甚至更甚鱼片本身。连汤带面吃完的时候,有了那份酸爽和麻辣垫底,再难的事儿似乎都不在话下了。
这回的酸菜鱼是端给英律师和曲掌柜的,二人吃的不亦乐乎,李少白也把情况介绍了个大致。英律师随口说道,“技术包听说过么?有没有试过梳理自己的技术包?”
李少白琢磨片刻,答道,“听到确实听过,市场上也有很多专门做技术许可的公司,就是在卖各种技术的技术包。英律师,我记得您之前也说过,一种比较成熟的业务模式里,会呈现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技术和产品刚刚成熟,竞争者还没有跟上,这时技术原创者选择销售产品,以实现利润最大化。第二个阶段,竞争产品逐渐成熟,虽然质量还赶不上原创产品,但是凭借在价格等方面的优势,仍然给原创产品带来了严峻的挑战。此时原创者可能会转型为竞争者的供应商,专注于一些技术含量高、对品质提升影响大的核心部件,继续维持较高的利润率。第三个阶段,进一步退出产品生产供应链,集中于门槛最高的研发领域,提供技术包许可和技术服务,仍然可以获取非常可观的利润。”
曲掌柜插话道,“少白,你这记性还真是不错,不愧是学霸出身。不过英律师,少白他们的十三郎目前应该还是早期吧?短时间内可能不适合做技术许可吧?”
英律师道,“少白,我倒不是建议你们转型做许可,而是提醒你们从许可业务中获得借鉴。”英律师又尝了块酸菜,继续道,“技术包的作用在于把一些特定的技术打包在一起,然后以一个统一的标准来操作。这样,在进行商业运营的时候,业务人员就不需要再去纠结技术包里面究竟包括了哪些具体内容,而是按照技术包的说明去操作就可以了。”
李少白有些恍然大悟,问道,“英律师,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考虑也把自己的技术梳理一下,打成一个个的小技术包?”
英律师捞起了最后一片酸菜鱼,笑道,“少白,说你们技术派聪明真不是说笑的。首先将一些在技术、使用场景等方面互相关联紧密的技术组合在一起,然后根据每个技术包的重要性、泄露后的影响等给它们分别打分,接着根据每个技术包的情况再编写一些使用说明。这样,业务人员即使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技术包的说明也总是看得懂的。打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家里养了一缸稀有的金鱼,然后找了个管家来打理。管家不是养鱼的专家没关系,在鱼缸上写清楚,每天喂一次鱼食,两天换一次水,管家即使想错也不容易了吧?这样,既不用再依赖于你们几个‘老伙伴’的个人经验,又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商业秘密的泄露。如何?”
李少白这下是真的豁然开朗了,“英律师,这可真是个好主意!我们回去就马上动手。曲掌柜,厨房还有面不?我给二位下碗酸菜鱼汤面去?”正欲起身,忽然又想起了啥,追问道,“不过,英律师,您说可以不用我们‘老伙伴’再盯着,这个我懂了,就像那个管家一样,每个接触到技术包的人按照说明来操作就是了。但您刚才还提到这技术包还可以避免商业秘密的泄露,这又做何解释呢?”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