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审审查期间,案涉债权已从民生银行转让至河南瑞孚泰贸易有限公司,对于民生银行的再审申请本院应否继续审查的问题。虽然在本院再审审查期间,案涉债权已从民生银行转让至河南瑞孚泰贸易有限公司,但对于民生银行的再审申请本院应继续审查。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不同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之情形,不属于该司法解释适用之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五条第二款关于“判决、调解书生效后,当事人将判决、调解书确认的债权转让,债权受让人对该判决、调解书不服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适用于当事人将生效的判决、调解书确认的债权转让,债权受让人对该判决、调解书不服申请再审的情形。对此类情形,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主要理由在于债权让与人转让的是判决、调解书确定的债权,不是原审诉讼争议诉讼标的所涉及的债权,因此,不受理债权受让人的再审申请,并不损害其正当利益。本案之情形是民生银行作为案件当事人向本院申请再审且本院已受理其申请再审;在再审审查期间案涉债权虽已从民生银行转让至河南瑞孚泰贸易有限公司,但民生银行作为案件当事人,其并未表示撤回再审申请,或者放弃再审申请之权利。因本案不同于前述司法解释规定之情形,故不属于前述司法解释适用之范围。

其次,根据当事人恒定的原则,转让案涉生效判决确定之债权并不影响民生银行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九条:“在诉讼中,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转移的,不影响当事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人民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对受让人具有拘束力。受让人申请以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予准许。受让人申请替代当事人承担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准许;不予准许的,可以追加其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的规定,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将争议的民事权利义务转移给第三人时,让与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并不因此丧失,诉讼仍在原当事人之间进行。故本案中案涉债权虽已从民生银行转让至河南瑞孚泰贸易有限公司,但根据当事人恒定的原则,转让案涉生效判决确定之债权并不影响民生银行的诉讼主体资格和诉讼地位。

再次,本案亦不符合终止审查之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再审申请审查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裁定终结审查:(一)再审申请人死亡或者终止,无权利义务承继者或者权利义务承继者声明放弃再审申请的;(二)在给付之诉中,负有给付义务的被申请人死亡或者终止,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也没有应当承担义务的人的;(三)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且已履行完毕的,但当事人在和解协议中声明不放弃申请再审权利的除外;(四)他人未经授权以当事人名义申请再审的;(五)原审或者上一级人民法院已经裁定再审的。(六)有本解释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该司法解释规定了人民法院再审申请审查期间可以裁定终结审查的情形。本案并不符合可裁定终结审查之情形。

综上,本案再审申请审查期间,案涉债权虽已从民生银行转让至河南瑞孚泰贸易有限公司,但民生银行作为案件当事人,并未表示放弃再审申请之权利,故对民生银行的再审申请本院应继续审查。

最高人民法院 (2019)最高法民申61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