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ek Law Office

Geek Law Office Blogs

Blog Authors

Latest from Geek Law Office

很多文档仅提供在线浏览功能,当我们需要下载相关PDF文档时,仅提供在线文档浏览功能难免与我们的目标相抵牾。例如,国家标准全文公开系统(http://www.gb688.cn/bzgk/gb)强制性国家标准明确记载: 本系统收录现行有效强制国家标准2048项。其中非采标1,408项可在线阅读和下载,采标640项只可在线阅读。 最近看刑法罗翔老师B站视频,看到他推荐了一本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搜索一圈发现没有找到扫描版的简体中文,同时出于对简体中文译作水平的不信任,于是直接寻找繁体版,最终在『华文电子书库』(https://taiwanebook.ncl.edu.tw)找到繁体竖版,粗略翻看,扫描质量及翻译俱佳,无奈该网站也仅提供全本在线浏览,无法下载全文PDF。 […]
无论是诉讼业务,还是非诉讼业务,律师日常工作均需要查阅大量的文件,且涉及的文件格式类型多种多样,如Word、PDF、Excel、图片、视频等。通常的做法是打开相应的文件,翻到对应的位置查看。但当文件数量过多时,或电脑配置水平一般时,打开文件的速度就会变慢,从双击文件,到文件彻底打开,总会有1-2秒左右的等待时间。 律师时间分秒必争,尤其是在需要熬夜加班的凌晨。那么,有没有方法将每次打开-查看的这一等待时间缩短呢?1-2秒的等待程序响应的时间看似无足轻重,但这个问题的提出,不仅在于节约律师时间,更在于提高工作的流畅性和专注度。 QuickLook 是一款为解决此问题而生的软件,通过快捷的预览功能,让你无需打开文件即可查看文件内容。当文件内容含有文本需要引用时,辅以天若OCR,亦可方便摘录取用。 […]
在非诉讼业务中,现场尽职调查律师需要将尽职调查的底稿,回传给在办公室写法律尽职调查报告的同事,通常操作如下: 微信发送:有大小限制,且没几天便过期清理,不能及时保存; 邮件发送:部分邮箱有上传附件限制; 网盘发送:国内网盘若非会员,上传及下载速度堪忧。 在诉讼仲裁业务中,团队同事需要将案件所涉委托合同、授权资料、起诉状、证据目录、证据材料等发送团队内部交叉审核,通常操作如下: 正式的:邮件发送,但当修改版本过多后,Re来Re去,如果没有适当的邮件主题标注习惯,很难回翻找到某一过程版本; 非正式的:微信来回发送,V1、V2、V3……定稿版、修订版、清洁版、提交版、打死不改版(就差遗书了),每次都要手动保存,且极易在碎片化的消息中遗漏。 然而,令人头秃的是,微信传输的文件,导致手机存储空间及电脑 C 分区空间不断被占用,DocumentsWeChat Files 文件夹体积日益庞大。而你或同事还经常问这样的问题——“我存在哪了?” “你什么时候发我的?”。更令人抓狂的是,几乎所有人手上的资料和文件都不是完整的,你电脑里放一部分,我电脑里放一部分,很难想象,这种协同作业能做好团队项目管理、案件管理以及基于此的知识管理。 律师和同事之间的工作协同,不能优雅、从容一些吗? […]
某律师需要将一份微信聊天全部记录从头到尾打印出来,作为证据提交法院,但因微信聊天记录过长,产生如下问题:手动逐页滑动截图效率太低,且无法有效保证聊天记录连续性。因此,希望找到快捷方法,将该聊天记录快速生成可逐页打印的文件。 唯需说明者,以下方案仅适用于手动截图工作量巨大的情形,如少量截图,选择“人工智能”不如选择“人工”。 […]
At the beginning of 2020, COVID-19 disease (the “COVID-19″) broke out in Wuhan, China. On January 30 Geneva tim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declared that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China was listed as a ”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 (PHEIC) , followed by a global outbreak. Undoubtedly,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caused a direct and widespread negative impact on all the industries in China. In this article, we briefly analyze…
通常而言,在给付之诉中,原告的诉讼请求系请求被告向原告自己为一定金钱或行为给付——请求被告向原告为给付。然而,在实务中,存在一种诉讼请求的提法,该等诉讼请求并非原告诉请被告向原告本人履行,而是存在如下诸种特殊模式: 请求被告向第三人为给付; 请求第三人向原告为给付; 请求第三人向被告为给付。需予说明者,上列所谓“第三人”并非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意义上的第三人,而是以案外人或同案其他被告的语义上使用,在此意义上,上列三类分类仅具有逻辑意义,实务中的唯一特殊模式在于原告请求第三人(同案被告)向被告(涉案债权的主债务人)为给付。 […]
几日前的一则咨询,又让我忍不住吐槽关于免费咨询律师的事情。短短几行消息,暴露出咨询律师至少是免费咨询律师的几大令人反感的作法。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生者”坚强,“死者”安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