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uthors

Latest from Law Geek Blog

某律师需要将一份微信聊天全部记录从头到尾打印出来,作为证据提交法院,但因微信聊天记录过长,产生如下问题:手动逐页滑动截图效率太低,且无法有效保证聊天记录连续性。因此,希望找到快捷方法,将该聊天记录快速生成可逐页打印的文件。 唯需说明者,以下方案仅适用于手动截图工作量巨大的情形,如少量截图,选择“人工智能”不如选择“人工”。 […]
At the beginning of 2020, COVID-19 disease (the “COVID-19″) broke out in Wuhan, China. On January 30 Geneva tim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declared that the spread of COVID-19 in China was listed as a ”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 (PHEIC) , followed by a global outbreak. Undoubtedly,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caused a direct and widespread negative impact on all the industries in China. In this article, we briefly analyze…
通常而言,在给付之诉中,原告的诉讼请求系请求被告向原告自己为一定金钱或行为给付——请求被告向原告为给付。然而,在实务中,存在一种诉讼请求的提法,该等诉讼请求并非原告诉请被告向原告本人履行,而是存在如下诸种特殊模式: 请求被告向第三人为给付; 请求第三人向原告为给付; 请求第三人向被告为给付。需予说明者,上列所谓“第三人”并非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意义上的第三人,而是以案外人或同案其他被告的语义上使用,在此意义上,上列三类分类仅具有逻辑意义,实务中的唯一特殊模式在于原告请求第三人(同案被告)向被告(涉案债权的主债务人)为给付。 […]
几日前的一则咨询,又让我忍不住吐槽关于免费咨询律师的事情。短短几行消息,暴露出咨询律师至少是免费咨询律师的几大令人反感的作法。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生者”坚强,“死者”安息。 […]
配图:一棵被台风刮倒后就地继续向上生长的树 / Shoot by iPhone SE 2 热播国产电视剧《三十而已》火遍全网,“而已”这个词,在影视剧主角的故事和光环下,显得轻巧而又无关痛痒。而对于一个三十上下、认真对待生活的律师来说,这个词则显然没有那么举重若轻。 […]
2020年之前,外资金融机构及外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境内资产不良管理业务主要是通过受让境内资产管理公司转让的资产包等方式(二级市场),而不能通过直接申请并持有AMC金融牌照直接从中资银行等金融或非金融机构受让并管理不良资产包(一级市场)。中美贸易协议似乎即将改变这一现状,但是截止目前2020年以来的新政,除了政策性放开以外,并未出台外资持牌境内AMC的详细细则供市场主体操作参考,且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外资AMC牌照时代是否真的到来,尚难定论。 […]
不可否认,本书的副标题“比较视野中的法律程序”极易给读者留下这样一种印象:本书的主旨,是关于法律程序的比较研究。虽然这不失为作者写作目的的一个方面,但是仅作这样的理解是不全面的。正如作者在“致中国读者的引言”部分所说的,“我最初的‘野心’是为那些试图理解世界各国纷繁复杂的司法管理方式的人们提供一种法律程序的类型学。我从人们看待政府结构和政府功能的不同方式所提供的素材出发来建构这种类型学。”诚然,当我们合上本书的时候,我们似乎可以认定,作者这种“野心”已然达到。作者提出并尝试原创性地回答了以下问题:在不同的现代法律制度中,法官所扮演的角色有何区别?在英美、西欧和社会主义国家中,民事诉讼当事人、刑事被告以及他们的律师各享有什么权利?在这部启人深思的著作中,一位卓越的法学家对世界各地的法律制度如何管理司法以及政治与司法的关系作了高度原创性的比较分析。米尔伊安·R·达玛什卡展示了一种新的视角,使得迥然相异的程序特征呈现为可辨识的几种模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