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 Wood Mallesons

Recognised as one of the world’s most innovative law firms, King & Wood Mallesons offers a different perspective to commercial thinking and the client experience. With access to a global platform, a team of over 2000 lawyers in 27 locations around the world, works with clients to help them understand local challenges, navigate through regional complexity, and to find commercial solutions that deliver a competitive advantage for our clients.

King & Wood Mallesons Blogs

Latest from King & Wood Mallesons

*UPDATE*Just hours after the WeChat Prohibitions went into effect, a federal judge issued a preliminary injunction (Scan the QR code below to the judge’s order) halting them from going into effect. The injunction will be in effect while the lawsuit challenging the prohibitions is being litigated or until a higher court overturns the injunction. Preview…
*更新*微信禁令生效仅几小时之后,一名联邦法官发布了一项法院临时禁令(请扫下方二维码查看法院临时禁令)以阻止微信禁令的生效。这项法院临时禁令将在微信禁令的诉讼期间持续有效,直至获得对微信禁令诉讼的最终判决结果或由高级法院推翻该项禁令。 背景 2020年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一项针对腾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热门移动应用微信的行政令。这项名为《关于应对微信造成的威胁的行政令》[1](下称“微信禁令”)要求,自2020年9月20日起,禁止“任何个人、或受到美国管辖的任何主体,与腾讯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或任何由(美国)商务部部长所认定的该公司的子公司……进行与微信相关进行任何交易。”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总统所发布的一项关于信息与通讯科技和服务供应链安全问题的行政令中所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8月6日的行政令正是在这一国家紧急状态的基础上发布的。2020年9月18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被禁交易认定》来执行8月6日的行政令(“微信禁令”)。被禁交易限于企业对企业交易,包括提供: 在美国境内可下载或更新在移动设备上使用的微信移动应用的传播和维护服务; 在美国境内使该应用运行或优化的互联网托管、内容交付、直接或间接的互联网传输或对等服务; 以及在美国境内通过该应用以转账或支付为目的进行的服务。 禁令也禁止腾讯授权任何在美国的公司用微信的代码以不同的名称或不同的所有权创建同功能的新软件。尽管有着以上诸多广泛的限制,微信禁令也明确指出一些不受到禁令限制的活动,比如用户用微信交换个人或商业信息,包括通过转账和收款。禁令是为了削弱能让微信用户进行交流,包括文字或多媒体信息、语音和视频通话,或进行交易的基础设施。广泛来说,禁令并不针对使用该应用的个人或企业,但如果美国的服务提供方无法提供让微信运行的平台,那么该禁令确实会让微信在美国的使用举步维艰。根据网络提供方对禁令解读的严苛程度,微信所有的数据传输都可能被禁止。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商务部是否会为继续提供微信在美国运行的服务批准一般性或特殊性的许可,也不清楚联邦法院是否会在由美国微信用户联盟提起的一项诉讼中判定禁止微信禁令生效。 你能做什么? 在解读微信禁令的时候,很重要的一点是首先要读到没有被禁的内容。禁令并不适用于以下四类交易。但是,尽管你可以继续使用该应用,一些必要的基础设施将可能不复存在。 1. 向员工或承包商支付工资、薪水或福利。这使得腾讯可以继续向员工和承包商付钱。2. 用微信交换个人或商业信息,包括转账或收款。3. 美国的个人或受到美国司法管辖的主体在美国境外的活动。这使得苹果和谷歌可以继续在它们的非美国应用商店继续提供微信应用。4. 在美国的微信数据储存。如果一家公司有这样的数据,它可以在不将该数据转移到中国的前提下保存这些数据。因此,用户可以下载并保存这些聊天数据以备未来使用,比如,在一项供应合同的诉讼中将这些聊天记录作为证据。 你不能做什么? 禁令只适用于企业对企业交易,针对的也只是与腾讯有商业关系的个人。尽管禁令以活动的形式列出,但这些活动对于被禁止向微信提供的服务的商业类型并不清晰。在微信禁令之下,任何受到美国管辖的个人都被禁止与腾讯发生以下企业对企业的交易: 1. 提供微信应用——在美国境内提供微信移动应用下载、维护或更新的移动应用商店,或任何可以下载或更新可在移动设备上使用该应用的网上交易平台。从周日起,用户将无法在美国的苹果应用商店或美国的谷歌应用商店下载微信应用。 2. 为微信服务提供托管——提供微信移动应用在美国的运行或优化的互联网托管服务。互联网托管服务是指通过向个人或机构提供储存或计算资源,为一个或多个网站或互联网服务提供支持,例如文件托管、域名服务器托管或云托管。因此,美国的互联网托管服务商无法为腾讯提供托管服务,即便他们在8月6日的行政令之前与腾讯已有合同,也会被要求从周日起停止向微信提供服务。 3. 向微信提供内容交付——内容交付服务使在美国的微信移动应用得以运行和优化。内容交付服务是以一定的费用对内容进行复制、保存和传送。比如,一个网站可以与一个内容交付网络签订合约,提供地理上更靠近终端用户的代理服务器,而不是从一个单一的中央化服务器传送内容,从而缩短反应时间。这样的“付费”内容交付服务将从周日开始被禁止向微信提供。 4. 提供互联网传输或对等服务——任何能让微信移动应用在美国得以运行或优化的直接或间接的互联网传输或对等服务。这项禁令最少会禁止网络提供商直接或间接与腾讯签约为微信提供专用带宽。这一条对腾讯可能不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据了解,腾讯的北美服务器在加拿大。更严格一点的解读是网络提供商会封锁微信所有的数据传输。在上述的第二条禁令内容和本条禁令内容之间,微信数据在美国境内的传送将会被延迟,最坏的情况是被完全切断。 5. 提供资金转移或处理付款服务——通过微信移动应用为转移资金或处理付款提供服务。这其中涉及到的案例可能包括金融机构和商家。但应当注意,这一禁令只针对企业对企业的交易。个人用户可能还是可以用微信向其他用户转账,如果这一操作不要求企业对企业的资金转移或付款处理。 6. 将微信的代码或功能用于其它软件——在美国开发或获取的软件功能或服务中使用微信移动应用的构成代码、功能或服务。这一条内容将禁止使用微信的移动应用的源代码来创建该应用的其他版本或提供在微信内运行的诸如游戏这样的“小程序”。7. 以后被认定的任何交易——由美国商务部部长今后认定的与腾讯进行的微信相关交易。这一条是未来商务部部长可能以此次“微信禁令”相同形式宣布的禁令内容的统称。此次的微信禁令是得到了8月6日行政令的授权。这一条禁令预示未来可能有宣布额外禁令的威胁,因此很有可能是旨在劝退企业与腾讯进行尚未被微信禁令所具体禁止的交易。 金杜律师事务所拥一支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随时可以为客户提供额外的指导和建议。如有疑问,欢迎联系: Aaron Wolfson(Aaron.Wolfson@us.kwm.com) 或Meg Utterback(Meg.Utterback@us.kwm.com)。 作者:  金杜纽约办公室…
作者:王峰、戴梦皓 合规业务部 金杜律师事务所 随着2020年9月19日中国商务部正式公布施行《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下称“《规定》”),中国自去年5月开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立法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作为中国首个具有贸易管制与制裁性质的黑名单制度,相信不少跨国企业对于《规定》实施后的后续执行与监管尺度也十分关心,我们在这个周末也接到了不少客户就新规内容的询问。在此,我们结合现行《规定》内容,以及境外相关国家与地区在贸易管制领域中反抵制的相关规定与实践经验,就《规定》施行后在具体执行中可能遇到的一些大家共同关注的问题抛砖引玉,也欢迎大家共同探讨。…
作者:丁文联、吴佳、谭晓明 金杜律师事务所 2020年9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正式发布稿》),并已于9月12日正式施行。相较于6月10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简称《征求意见稿》)及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07年司法解释》)相关条款,正式发布的司法解释文本发生了不少变化。…
作者:黄春光 何芬、周子扬、林耀 金杜香港办公室 近年来,“健康中国”已经提升为国家战略,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下称“医疗领域”)已成为中国[1]投资并购市场的热点。根据清科集团的统计,2019年中国医疗领域完成人民币创投融资1,228宗,美元融资248宗,5年内分别上涨了81%和49%。中国医疗领域潜力巨大,投资并购交易活跃,外商投资兴趣高涨,但是,外商投资医疗机构、人体干细胞与基因诊疗等领域一直以来都存在监管与限制。…
By Xu Jing and Ye Wanli, King and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On July 12, 2020, Zhejiang Higher People’s Court, Procuratorate and Public Security Bureau jointly released the Minutes for the Conference concerning the Issues of Application of Laws in IP Criminal Cases (Zhe Gao Fa [2020] No. 83, the “Minutes”). The Minutes covers agreements among the authorities on some issues arising out of the IP criminal cases in Zhejiang. The Minutes has 15 provisions,…
作者:徐静 叶万理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2020年7月12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发布了《关于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浙高法[2020]83号,以下简称《纪要》[1]),对该省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实践中产生的争议性问题进行了统一。《纪要》共十五条,其中十一条与侵犯商标权犯罪相关,具有较大参考价值的内容包括:…
By Liao Fei, King and Wood Mallesons’ IP group With the revision of the Trademark Law in 2014 and 2019, the activities of bulk trademark squatting as well as hoarding trademarks without intent to use have been put to the spotlight of the law. The prohibition of registration “by other unfair means” under Article 44 (1) as an important “catch-all” clause more focusing on public interest, is a critical supplement to those legal clauses…
作者:廖飞  金杜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 随着中国商标法在2014年和2019年的两次修改,批量抢注他人商标和不以使用为目的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进一步被聚焦到法律的聚光灯下,商标法第44条第一款关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规定,作为针对上述两种典型恶意注册的一个重要兜底条款,既是对这种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行为的遏制,同时也是对商标法第13、15、32条等关于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的条款以外的有力补充,近年来得到了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越来越多的适用。但是在适用这一法律条款的时候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如何确定这些抢注和囤积商标的“量”,如何平衡“批量”和“恶意”之间的举证关系,如何实现保护公序良俗和保护特定民事权益两种需求之间的平衡,往往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或争议。最近,金杜代表澳洲客户针对“西瓜忍者”商标的一系列无效宣告案的成功,很好的诠释了国家知识产权局是如何运用这一法律条款打击恶意抢注商标的行为。…
作者:范凯敦石璧宁  刘殷玮  KWM香港办公室   2020年9月2日,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发表了《有关建议优化开放式基金型公司(OFC)制度的咨询总结及有关客户尽职审查规定的进一步咨询》(咨询总结)。咨询总结归纳了业界的反馈以及证监会对其于2019年末发表的咨询文件[1](咨询文件)的回应。…